叉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叉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混凝土减产四成水泥荒杭州工地局部停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1:50:43 阅读: 来源:叉车厂家

混凝土减产四成 水泥荒杭州工地局部停工

杭州地铁1号线距开通仅剩不到24个月,工期紧迫。如今,它Y型路线上的交汇站——九堡东站的西端地下工程却同杭州这座城市中的多数工地一样,遭遇到“水泥荒”。

杭州地铁1号线距开通仅剩不到24个月,工期紧迫。如今,它Y型路线上的交汇站——九堡东站的西端地下工程却同杭州这座城市中的多数工地一样,遭遇到“水泥荒”。

赵海,杭州地铁1号线九堡东站西端地下工程项目部的领工员,告诉记者,预计年底完成的进度本已相当吃紧,“又碰上混凝土供应不上来的局面,只能停下浇铸混凝土的进度,先做其他工序”。

供应不足源自浙江华威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威建材)给九堡东站以及杭州东大门商品交易中心等诸多客户发去的一份“停产通知”。在“响应政府节能减排”“水泥货源短缺”以及“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下,破天荒地只得先停产停供5天混凝土。

停供确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华威建材调度中心极力“赶走”佯装要谈混凝土生意的记者。销售部的老余解释说,这会儿根本不会接单了,“水泥从7月的280元/吨涨到了11月18日的540元/吨。更头疼的是,拿钱也买不到水泥,每月我们需要购进四五万吨水泥的,现在每天却只能买到五六百吨水泥。”

“水泥厂不希望这样的。”杭州主要水泥厂——杭州美亚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亚水泥)的人士也在反思这场节能减排制造的困局。11月19日刚紧急主办了杭州水泥业的协商会,这家年产100多万吨、日产5000~8000吨水泥的大厂,如今日产水泥也就1000来吨,“不给用电,连老工地客户都稳不住。”

杭州工地遭遇混凝土停供

这里是九堡东站。杭州地铁1号线自西南往东北经过滨江区、毗邻西湖的上城区与下城区后,在九堡东站分裂为两条支线,一线往东前往下沙,另一线向北到达临平。

推开工程公示栏后的一扇小门进去,九堡东站西端地下工程的一片浩大工地即呈现出来。不过,这片工地却显现出不同寻常的冷清:在大半个小时里,没有一台卡车从这里进出。

领工员赵海俯瞰着工地,“现在问题主要是,混凝土供应上不来。”

地铁施工主要有4个阶段,分别是洞通、轨通、电通和车通。“杭州地铁1号线包括九堡东站这儿的20多个盾构隧道已经顺利贯通。”赵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隧道工程完成前,九堡东站1个月平均消耗1万方混凝土;而如今,九堡东站主要进行地下两层车站的房建工程,混凝土月平均消耗量已经降至5000~6000方。

“可以说,已经过了混凝土消耗量最大的阶段。”赵海介绍说,按照如今的进度,混凝土并非每日急需,但一旦某天出来一个作业面需要浇铸,就会短期需要将近1000方混凝土。

这样的浇铸需要在1天左右的时间里完成,九堡东站1个月中约要浇铸6个这般规模的作业面。

赵海回忆说,作业面浇铸期间,华威建材一般会派出八九台混凝土搅拌车循环地给九堡东站运送混凝土,“一车能装6方上下,按照工地一天约1000方的消耗量,八九台车得循环跑上近20趟。我们这儿离华威建材也近,半小时或四十五分钟一趟,要白天晚上不停跑。”

这样的局面最近已经很难见到。

赵海向记者表示,现在混凝土比较紧张,华威建材几天前更是给九堡东站发了一份“停产通知”。“他们主要就是说水泥货源短缺,得停产停供混凝土至少5天。”

“前面已经停了4天了,刚恢复一点。”赵海表示。

赵坦言,在本已因工人短缺造成工程进度过慢的情况下,这场混凝土停供再对九堡东站的工程进度产生影响,“本该几天前开始的一个新作业面的混凝土浇铸不得不停滞,转而先做其他工序。”

不过,九堡东站并未明显感受到混凝土的涨价,“水泥涨不涨价,并不会直接传导到我们这里,但混凝土的供应则是大问题。”赵海同时指出,若地铁1号线的较小规模混凝土工程都很难得到保证的话,“就说明这个市场是真的缺货了,其他工地也逃脱不了。”

杭州市德胜东路3333号在建的杭州东大门商品交易中心,同样遭遇着混凝土停供问题。项目副总经理周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混凝土厂此前也曾给其送来过“停产通知”。

11月16日17时,周边集中多处工地的德胜东路上终于驶过一辆华威建材的混凝土搅拌车,并在前方不远处转向驶进了一片工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跟随而至这片名为“九沙大道I标(胜稼路-经济技术开发区界)”的工地上,编号为“华威建材第30号”的搅拌车已经在工地上开始浇铸。在九沙大道道路一侧的沟渠里铺设着6根圆管子,混凝土则被用作于填埋间隙以固定上述市政铺设。

该工地的施工负责人介绍,在混凝土车到来前,沟渠中管线早已铺设好,但也只有等到混凝土车来了后才可以真正定位,“之前一直在等华威建材的车来。这些天也获知水泥缺货导致混凝土停供的事情,但幸好我们还处在工程前期,管线固定的混凝土消耗量一天也就一两车混凝土可以满足。”

不过,“路面施工一旦开始,对混凝土的依赖就会大上很多了。”上述九沙大道的施工负责人不无担忧地说。<<首页12末页>>

混凝土厂减产四成

11月19日,记者与华威建材总调度中心取得联系,在表达了购买混凝土的意向后,调度中心的负责人焦躁地表示没有混凝土,“根本不可能再给你调出来,混凝土紧张得很。”

华威建材销售部的老余事后谈及此,轻笑了一声,“现在供应老客户都焦头烂额,调度中心哪会搭理你。”

混凝土厂面临的问题是,几乎已拿不到水泥。

与此前杭州水泥企业集体停窑“停产保价”不同,在华威建材的老余和杭州市商品混凝土协会的人看来,这次是“真的生产不出水泥了”。

老余说,水泥厂响应国家节能减排的号召,“电不能用,水泥厂多是半停产状态,也就导致了目前的局面”。

杭州市在8月2日曾下发紧急通知启动有序用电C级预警方案,从8月4日正式启动。根据浙江省经贸委统一安排,高耗能企业有序用电方案在继续实施,杭州组织了一批连续性生产企业在7~8月安排年度检修,水泥生产企业则在7月1日~8月15日,分3批轮流停产15天。

据杭州当地人士介绍,8月21日~29日,杭州的42家水泥企业再度停产8天。此后,杭州水泥行业的停产限产一直持续了下来。

在杭州市混凝土厂的感受中,正是在杭州水泥企业8月前后停产后不久,水泥即开始出现紧缺,一轮翻番的涨价潮也自那时启动。

谈起发给地铁1号线九堡东站以及杭州东大门商品交易中心等工地的“停产通知”,老余表示出无奈:“我们厂1个月生产混凝土需要水泥四五万吨,现在1天也就能购进几百吨水泥,你说可不可能生产下去呢?”

更可怕的是,这种水泥断炊的恶劣形势仍在持续。

“这几天,拿到的水泥比我们停产前还少,以前一天还能拿到800~900吨,现在拿到500~600吨就不错了。”老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根本不接单子了,接了也做不出来,客户中大方量的也只能往后推,每次限量供应一点。”

“混凝土企业都一样,我们做不出来,你在别的厂也买不到。这个难关,能过去就过去,过不去了就只好彻底停产。”老余最后说,“这个季节是施工最忙的时候,但我们确实顾不了那么多工地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水泥货源紧缺。”杭州市商品混凝土协会秘书长宋明法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杭州地区有80~90家混凝土厂,基本上都处于半停工,因为没有水泥了,“混凝土产量缩减了大约40%。”

“我们是要求混凝土厂有水泥就组织生产,能尽量保省市重点工程的就保下,各个工地也都限量供应一点。”宋明法说,水泥短缺直接制约着混凝土生产,“节能减排目前显然更为重要,工地施工只能先缓缓。”

水泥价4个月翻番

“昨天水泥涨到540元/吨,而且只能拿现金提货。而在7月的时候,水泥也就只280元/吨左右,4个月将近翻了一番。”华威建材销售部的老余11月18日说,“圈里说,接下来很可能会到600元/吨。”

“水泥前天510元/吨,昨天520/吨,现在一天一个价,上午下午都有不同的价。”杭州市商品混凝土协会会长柳久森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印证了上述说法,在他看来,“水泥生产不了,供不应求,价格自然上去了”。

杭州市经委建材冶金处处长楼鸣曾表示,这一轮水泥市场趋紧的出现,主要是受限产所致。水泥是高耗能产业,由于限电停产,杭州水泥月产能大约减少了30%。

作为杭州市余杭区最大规模的水泥企业之一,美亚水泥销售主管郑浩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美亚水泥实际1年的水泥产量在100多万吨,“平均到每天,就大约是生产5000~8000吨水泥。”

“现在不让用电,也就没有办法了。”郑表示,节能减排后,美亚水泥每天生产的水泥“有时候也就1000来吨”。

郑浩以华威建材举例说,“本来每天我们给华威建材1000吨(水泥),现在一天就能供他们100吨,有一车两车就不错了。”

美亚水泥以前还接受赊账,“现在是不可能了,全部现金拿货。”

多家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杭州主要水泥企业则表示,如今限电使得水泥产量的缩减量已经到了50%左右。

根据杭州市经委提供的数据,去年,杭州水泥行业亏损面达到29.03%。去年杭州市产能为1800万吨,但利润只有1.19亿元,每吨水泥的利润只有6.5元,“多数水泥企业行走在亏损的边缘”。水泥价格升至520元/吨曾被视作水泥业的 “久旱逢甘露”,但郑浩并不认为水泥厂是这场水泥困局的获利者。

无货可卖是一方面,“还一个问题是,在限产、停产情况下,水泥厂各种维护成本仍需照常支出。”宋明法指出,“打个比方说,水泥厂以前生产2万吨的成本是这个成本,现在生产2000吨,成本肯定增长了。”

在一些水泥业人士看来,水泥价从8月份时的280元/吨猛涨至如今的520元/吨,还有着成本传导的因素。

据介绍,生产水泥所需的原材料包括石灰石、煤炭、矿渣、石膏和粉煤灰等。“这些原料都涨了,尤其像石灰石,这方面的探矿及采矿权审批趋严下,石灰石的价格也一路上涨。”杭州地铁1号线九堡东站工地上的施工管理者向记者指出。

一家杭州水泥厂的销售经理表示,2010年以来,石灰石价格比年初涨了10%,“煤炭更不用说了,今年初也就700多元/吨,现在已经是1000元/吨了,涨了40%。”

水泥厂用的矿渣来源于钢铁厂炼铁时产生的渣滓,“也从早先的100元/吨涨到了现在的200元/吨。”

如同地铁工地抱怨工人工资大幅上涨一样,水泥厂也表示,今年工人的薪酬平均增长了30%。

“现在是恶性循环。政府控制用电,水泥、钢筋和沙子等等都在涨价,今年房子的造价比往年高了不少,到时还是买房子的人来买单。”郑浩说。(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末页>>

喷塑加工

强度1080精轧螺纹钢拉力

山东豪沃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X线机配套患者支撑装置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