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叉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大旱凸显历史欠账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9:29 阅读: 来源:叉车厂家

“中原粮仓”河南正遭受着63年来最严重的“夏旱”。

截至8月5日,河南因干旱造成受灾人口1426.28万人,其中因旱饮水困难需救助人口88.68万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0.09亿元,其中农业损失33.77亿元。

面对持续不下的高温、蔓延不断的旱情,河南已启动抗旱Ⅲ级应急响应。8月6日,河南水利厅倡议全省居民“节约用水”。

大旱因何而起?秋粮能否保收?河南如何“解渴”?8月初,记者深入河南旱情最严重地区,实地走访调查。

“卡脖旱”,玉米长得像蒜苗

“来水了,快来接水!”

8月2日上午11时,一辆免费送水车停在了旱情最严重的平顶山市郏县安良镇三岔沟村。村民们奔走相告,赶着牛车,开着机动三轮车,挑着水桶,排队接水。

刚用铁皮汽油桶接完水的杨老汉告诉记者,接满一桶水够一家4口人、两头牛用一天。由于持续干旱,地处山区的三岔沟村的所有机井和地下井水在7月初就已干涸,村民们吃水全靠到3~5公里以外的地方买水。

8月2日上午,烈日当头,安良镇老山薛村村民张青林正在自家小院的大树下洗脚,盆中一层泥沙一层水。“井里已经没水了,一口井一天才能舀出两桶泥沙水。”张青林的老伴说,一桶泥沙水够他们夫妻俩吃一天,“吃水都很困难了,哪还敢洗澡。”

官方数据显示,目前,郏县377个行政村有79个村、10.9万人,出现不同程度的吃水困难。

郏县水利局局长王天申告诉记者,2012年、2013年全年降水不足420毫米,是正常年份平均降水量705毫米的60%左右。“由于近年来雨水偏少,加之今年长时间、大范围干旱少雨,气温高、蒸发量大,目前郏县遭遇了近30年来,最为严重的旱情。

据了解,郏县境内有中小型水库22座,因连续干旱,今年有21座已干涸;13条河流已全部断流,3700眼水井干涸,导致该县地下水位平均下降15米以上。

七八月之交,正值玉米抽穗的关键期,河南省水利厅官员告诉记者,目前,河南受旱面积初步稳定,严重干旱面积达863万亩左右。

在郏县安良镇高楼村,望着一块块的空地,王天申语气凝重,“由于持续干旱少雨和高温晴热天气导致土壤失墒,郏县很多耕地都是播完种子不发芽,有些村民干脆放弃播种”。

王天申告诉记者,“全县重旱作物面积12.34万亩,因旱无法种植面积4.45万亩,干枯4.88万亩。”郏县秋作物播种面积74.7万亩,目前受旱面积已达47.19万亩,占全县秋作物播种面积的63.2%,今年秋粮减产已成定局。“往年这个时候,玉米株应该有一人高,叶子十五六片,现在地里的玉米二三十厘米高,又矮又细跟‘蒜苗’一样,情况不容乐观。”王天申表示,面对现在的“卡脖旱”,如果再这么下去,眼前这片玉米地可能就要绝收。

记者了解到,6月份以来,河南全省平均降水量仅96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六成,旱情已影响到秋作物的生长发育。据当地媒体报道,信阳市有30万亩耕地因水源不足造成无法栽插水稻秧苗。驻马店市西部的重旱区,开始机割绝收的玉米,养地待种小麦。

一个月打不好一口井

在老山薛村,深达80米的老水井已无水可饮。为缓解饮水难,安良镇实行村镇出资打井。8月2日,老山薛村请来的打井队,正在作业,机器轰鸣。

“由于土壤下面岩石多,很坚硬,对钻头磨损大,机器容易出故障,钻井进度缓慢。慢时每天三四米,快时每天10多米。”老山薛村村支书郝战夺告诉记者,虽然开工打井已一个月,10个人一天24小时三班倒,但至今只打了170米深,还未到地下水源处。 “经过物探,这口井需要打到300米才会出水。”

由于石层复杂,该井每米投入大约900元,整口井打下来连同水池配套设施,需花40万元左右。

为切实解决好7个乡镇2.9万多名农村群众的饮水难,郏县已多方筹款650万元,在严重饮水困难的第一批23个行政村,建设23处应急饮水解困工程。王天申说,截至目前,已打好300米深井6眼,管网延伸1处。剩余15个村的水源工程正在紧张建设中。

8月4日,面对日益严重的旱情,许昌市提出“丢卒保车”措施。按照“先生活,后生产,先重点,后一般”的原则,妥善处理生活、工业生产、农业灌溉等用水关系,采取对造纸、洗浴、洗车等高耗水行业限制用水直至停产,对居民生活用水实行限量定时供应。

目前许昌市累计投入抗旱资金1.2亿元,主要用于机井维修、新打机井等抗旱应急工程,重点解决群众吃水困难问题。

为保证城市吃水,河南已两次对两座大水库动用“死库容”(指水库正常运营时最低水位以下的库容),这是“压箱底的水”,不到万不得已严格限用。平顶山市区人口百万,西邻白龟山水库。7月29日,河南第二次批准动用白龟山“死库容”。

历史欠账:一多半机井“带病运行”

记者从河南省水利厅获悉,虽然多年以来河南在农田水利建设上投入巨大,但因为水利“基础脆弱,欠账太多,全面吃紧”问题的存在,使得“短板现象”依然突出。

相关资料显示,河南目前有效灌溉面积不足耕地面积的七成,有3000多万亩耕地是望天收。河南省农田水利水土保持技术推广站副站长黄喜良表示,河南的农田灌溉设施大多修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先天不足和后天失修的现状严重影响了工程效益的发挥;加之机井陆续进入报废和更新改造期,目前该省有一多半机井处于“带病运行”的状态。

叶县被称为河南产粮大县,粮食总产量占平顶山市的三分之一。但是,今年90余万亩秋作物,绝大部分也已受灾。

记者在叶县走访时发现,该县不少支渠和毛渠都遭到了破坏。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表示,“最近一次水利普查,全县有一万多眼井,但30%左右都不能用。很多村子为了占地,把渠都毁了,干渠放水之后也只能是沿岸的人能用上。”目前叶县境内农田里的水井,主要是由水利、扶贫、发改委和土地部门4家单位负责开凿。该官员称,造成这个情况的最主要原因,是水利设施重建轻管和地下水水位下降。

据悉,水井建成验收合格后,管理权都会被交到各乡镇的手里,乡镇可能还会将其管理权交给具体的农户。“本着谁受益谁管理的原则,水利部门也不可能负责维护这些设备。”上述官员称,重建轻管、建管分离导致农田水利设施完备率不高。

这种情况不只存在于河南。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大型灌区骨干工程建筑物完好率不足40%,工程失效和报废的水利工程近三成,导致个别地区可灌溉面积减少近半。

农业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国家的投资都在大江大河的治理上,反而忽略了与农民最密切相关的沟塘渠。”

在水资源短缺的严峻形势下,提高农业用水效率,迫在眉睫。

作为农业大省,河南农业用水总量占全省总用水量的比重为60%左右;当前,河南许多地区农业灌溉方式仍较粗放,大水漫灌情况仍然普遍,水资源紧缺与浪费并存。河南省农田水利水土保持技术推广站副站长黄喜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将以发展节水农业为途径,建设一批规模化高效节水灌溉区。“因地制宜兴办小微型水利工程,疏通田间‘毛细血管’,解决好‘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河南省委书记:力保今年粮食产量只增不减

8月6日凌晨4时许,洛阳市嵩县闫庄镇下起了毛毛细雨。随着两枚火箭弹腾空飞起,10分钟后雨点开始变大。这是5月份备战干旱以来,嵩县首次成功实施的人工增雨作业。

当日,河南多个地区出现短时强对流雷阵雨天气过程。平顶山、南阳、三门峡、洛阳等地均实施了地面人工增雨作业。据河南省气象台相关人员介绍,河南省本次降雨范围较大,全省多个地区降雨量普遍在10毫米以下,平顶山降雨7.3毫米,对缓解旱情有一定帮助,但总体作用有限。

8月5日,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在抗旱会议上表示,要力保今年全年粮食产量只增不减。

“我们正在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努力。”河南省防汛抗旱督察专员杨汴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河南正全力做好抗旱工作,确保城乡供水安全和秋粮生产安全。

国家防总拟定8月6日开始,利用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向白龟山水库补充水源,初步确定调水规模2400万立方米,大约15天可到达平顶山市。而在此之前,河南省水利厅已批准白龟山水库两次动用“死库容”应急供水1360万立方米,并从上游昭平台水库向白龟山水库调水2062万立方米。

河南防汛抗旱指挥部表示,河南省财政已设立专项资金,用于各地引黄水源工程水费,将用足、用好引黄水量指标,能引尽引,千方百计扩大引黄灌溉面积。

7月29日,河南省黄河河务局启动Ⅲ级抗旱应急响应,增加黄河流量。此前,黄河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已将小浪底水库下泄流量由300立方米每秒加大到600立方米每秒,6—7月河南共引黄河水8.65亿立方米,灌溉和补源面积达到1200万亩次。(记者 王勇)

钟祥西装定做

时尚泳装

青铜峡工服定制

景德镇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