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叉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9年老的哥变滴哥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3:38 阅读: 来源:叉车厂家

殷浩如今的头衔是,南京卓迅汽车租赁公司副总经理。而三个月前,他的身份还是南京一名“资深”的哥,46岁的殷浩是一名从业19年的老出租车司机。

不出意外,今年9月,他将续签与前东家中北汽车租赁公司的合同,然而,今年4月1日,他“炒”掉公司,另起炉灶,与朋友合伙,作为创业者,成立南京卓迅汽车租赁公司,运用“互联网+”模式,开始与滴滴专车进行合作。

殷浩为什么会作出如此选择?这难道代表一种趋势?一名普通司机的选择,折射出中国汽车出租行业的巨大变革,因为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创新,有人开始夸张地预言,技术与市场倒逼行业垄断崩盘,靠收取“车份钱”存活的出租公司,或许已经走到了尽头。

不收“车份钱”

“专车与传统出租车最大的不同是没有车份钱,”2015年7月13日,南京入伏第一天,面对《民生周刊》的采访,殷浩不假思索地说,“老百姓之所以越来越接受专车,原因之一是专车提供高品质服务,其次是价格杠杆因素。”

以南京为例,出租车2.4元每公里,快车则是1元每公里,普通老百姓当然愿意选择价格便宜的。

“大地红”是殷浩的网络名。殷浩曾因有感于南京出租车价格改革“不彻底”,降低200~600元车份钱“没有降到位”,没有加重出租车公司的负担,奋笔疾写《南京出租车行业份子钱构成》,一时名声大噪。

“我是一名从业19年的出租车司机,而我招募的专车对象也同样都是出租车司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不同之处,”殷浩说,“出租车司机与专车司机是可以互相角色流转的,是可以和睦共处的,可以通过崇尚劳动光荣让出租车司机彻底摆脱份子钱压力的。”

专车与传统出租车之间的“抢活”之争,矛盾曾经激化蔓延,难以平息。

据了解,今年,南京将有3000~4000辆出租车合同到期,会涉及到7000~8000位的士司机。殷浩估计将会有一些司机放弃开出租车,转到专车运营平台,原因之一是诟病已久的“份子钱”。

“我这个租赁公司,没有份子钱,就是互助性质的。大家抱团取暖。”

按照殷浩的构想,司机带车进来,作为租赁公司的互助人,未来收入的一部分,参与分红。而对一些经济条件不够,没有能力全款购车的司机,通过滴滴平台的协助,以及社会众筹的方式,帮助这些司机购车,实现转型。

第一个报名“过户”的女司机童来华,通过卓迅公司的合作方贷了3.5万元,购得一辆标志307,现在已经出没于南京大街小巷。

7月4日,殷浩发了一条微博,讲述了这位的姐的故事。“她原来是一名的姐,从事出租车服务10年。买了辆车,过户到卓迅公司名下,自然而然成就了‘滴姐’的蜕变。她说,以后再也不用去交份子钱了,开车不再使人有负担,也不会再有无法承受之轻的纠缠。”

殷浩当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石化下属的公司,后辞职下海,自己成立公司,最终亏空亲朋好友借款而告终,无奈之下他开上了出租车。

“那时开的第一辆车是夏利。”殷浩感恩那些难忘的岁月。三年里,他每星期才回家一次,倦了,就在车上趴会儿,困了,就在车上睡觉;脏了,就找一家澡堂。三年后,他还掉了所有欠款。

19年的哥工作经历,滋长了他的理想:让中国所有的出租车司机,也能够像其他行业的员工一样,愉快工作,轻松生活,而不是起床一睁眼,就面对200多元的“车份钱”压力。

“现在已经有136辆加盟车,上线活跃度达26%,我们很满意这个速度。”作为卓迅合伙人之一的殷浩说。

数月之内,殷浩已经实现了出租车司机、专车司机、专车公司合伙人角色的完美转换。

完美搭档

殷浩在南京出租车行业江湖地位不可小觑。

连续8年“南京十佳的士司机”、《南京市出租汽车服务人员培训教材》2010年版编著者之一,这套教材沿用至今。

2011年曾经在南京《金陵晚报》副刊“的士聊吧”开通专栏;2012年,殷浩破解偏僻地方“叫车难”,创新微博约车模式,一时引起全国各大城市出租车司机仿效;2013年,南京英伦出租车遭遇运营困难,他以群主身份,创建120名司机的QQ群,吸引乘客加入,QQ群迅增为1000人,很好地增强了司机与乘客的“供求”互动,缓解了信息不对称的矛盾。2013年,他甚至在南京当地一档电台开通了“脱口秀”节目。

卓迅公司投资人曹屹,曾经从事过医疗器械、留学移民等业务,敏锐地捕捉到互联网技术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巨大革新,在与殷浩、吴强沟通几次后,果断慷慨入资。

提起卓迅公司另外一个合伙人吴强,不得不分享一个故事。有一次,吴强接了一个单,从南京南站到江北,这样的单子回来可能是空驶,可是吴强不挑活,接了。

从江南到江北,两位客人办完事又要到浦口区政府,晚上又到禄口机场。全程快结束时,男乘客突然对吴强说:“你的服务太规范了,就是在国外也享受不到这样的服务。我要让滴滴好好表扬你。”

10分钟后,吴强接到了一个微信截图,是滴滴CEO程维发来的:程维号召专车司机要向吴强师傅学习。 原来,这两位乘车人恰好就是滴滴的投资人。

吴强认为,专车司机规范动作做得好只是基础,真正好的服务是乘客需要的,就是你的任务,这才是目标。 提供专业化服务的吴强,在南京收获了许多赞誉。

“我是全职的专车司机。我尊重自己的职业。因此每一趟出车前必须漱口、刮脸、冲凉、穿着长袖衬衫才出车,”吴强说,“即使是在服务过程中爱车被洒水车光顾过留下的水痕,都会让我没信心接下来为下一位乘客开门的勇气。”

车内备三副白手套,是吴强现在提供专车服务时的一种习惯。因为在吴强看来,替乘客搬行李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随时换上新的白手套是对下一位乘客的尊重。

三位的共同朋友马治忠评价,在卓迅公司,各有分工,殷浩、曹屹、吴强是“铁三角”,关系非同一般,协作默契。

专车营运合法化

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186号宏普捷座B701室,还没有装修,简单的办公家具,上下跃层,100平米左右,每月房租近4000元,这是卓迅公司的办公室。没有前台,三个大老爷们儿成天接待前来咨询&ldq牛皮癣治疗uo;入伙”的司机:“加盟”方式有哪几种?社保怎么办?安全事故怎么办?

“10张一寸照片,身份证、驾照、行车证、户口本原件、第三者责任险原件、交强险原件……”殷浩耐心解答每个人的疑问,这种咨询电话不会有下班时间限制。

殷浩说,要感谢“互联网+”这个大数据时代的眷顾,能让许多人从陌生人变成朋友。依托互联网约租车平台“滴滴专车”介入城市客运的契机,&ldquo女性健康网;南京卓迅”专车公司这一汽车租赁平台,以出租车驾驶员的转型为受众目标,改善原来出租车司机每月缴纳高昂份子钱的压力,以“互助、联合、共荣、分享”的理念,为出租车司机的二次创业提供就业机会。

殷浩现在主要任务是“地推”,吸引更多司机加入,帮助传统计程车师傅转型,有朋友形象地称,这是“抢”司机。

有专家指出,“专车”发展已是时代的潮流,深化原有出租车行业的体制性改革,完善并促进依托互联网技术的约租车模式,逐步打破原来封闭、管控的出租车营运性号牌垄断,以约租专车营运为突破口,加大推进出行市场改革的力度与速度,才是出路。

卓迅公司现在与专车司机的合作方式有两种,一种挂靠,车辆保险自己承担,应滴滴公司要求,交强险、座位险、第三者责任险,一个都不能少;另一种方式是过户,将司机个人车辆过户到公司名下。

殷浩坚信,传统出租车行业与“互联网+”新型约租车博弈已经接近尾声,政府对专车的打压源自传统出租车利益集团的施压,约租车平台上的业务和路边的“黑车”是有天壤之别的,专车运营一定会合法化,只是如何配合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

7月6日,卓迅公司与澳门航空南京办事处洽谈,准备向澳门航空的南京旅客提供机场接送的专机服务,这将会是一笔稳定的“大单”。(记者 张兵)

安顺订做职业装

男士衬衫

东营设计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