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叉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万吨问题油不知去向顶新集团否认饲料油流向大陆米保险

发布时间:2019-10-18 16:45:53 阅读: 来源:叉车厂家

3万吨问题油不知去向 顶新集团否认饲料油流向大陆

10月21日,台湾数家媒体引述台湾彰化检方的消息称,顶新集团卷入的饲料油事件中,部分饲料油或流向大陆。一家名为越南大幸福贸易的公司向司法机关供述称,有油品销往顶新集团在大陆的事业公司。对此,顶新集团21日向《第一财经日报》否认了大幸福贸易为顶新集团在大陆的油品供应商。

近3万吨问题油不知去向

此前,大陆地区包括国家质检总局、国台办均公告称2013年以来大陆方面未从台湾进口过食用猪油脂。因此,业内人士称,除非有确实的证据指向问题油流向大陆,否则这一信息的准确性有待核查。而不管该信息准确度如何,如今任何风吹草动都很可能对顶新商业帝国的大陆业务带来影响,而顶新集团也在力保台湾问题油事件不会蔓延到大陆。

台湾有媒体报道称,台湾驻越南代表黄志鹏表示,从2011年至今年6月底,越南大幸福贸易公司一共出口4.3万吨饲料油和0.5万吨食用油到台湾。但 卫福部食药署 却仅掌握2011年后,顶新、正义和永成向大幸福购买的油品量约359.5万公斤, 农委会 也仅掌握1.3万吨,约有3万吨油品不知其流向,这也引发了台湾民众的恐慌。

彰化检方目前查证,进口的其余油品已经流向了12家厂商,而这12家厂商是否透过空壳公司虚假交易卖饲料油给食用油厂商成为台湾检方下一步调查的重点。

资料显示,越南大幸福贸易公司2004年成立后,曾自行制油2到3年,之后就改收购劣质油品出口,并且自今年7月以后,不再卖食用油。也就是说,大幸福公司已经从事劣质油出口业务近8年时间,大量劣质油已经进了消费者的肚子。

报道称,检调发现,大幸福油品销售的对象不只是台湾的顶新、正义及永成等公司,还可能有大陆市场,大幸福贸易公司负责人杨振益甚至还无意间透露: 大陆才是我的主力市场!

台媒指问题油或流向大陆

台湾媒体这一信息目前未经过台湾检方证实。《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向顶新集团相关负责人求证此事,顶新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媒体有关 越南大幸福贸易公司杨姓负责人向司法机关供称有将油品销往顶新在中国大陆的事业体 ,顶新集团严正澄清,大幸福贸易公司并非顶新集团在大陆相关事业部门的油品供应商。

此外,顶新方面认为该信息有意抹黑顶新集团,意图让顶新集团大陆地区业务受损。该负责人称: 按照常理,检方不会在事情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放出不确定的信息。

康师傅方面也对记者表示,其在大陆生产与销售的产品并未涉及台湾油品事件,也未从台湾进口相关油品原料,在大陆生产与销售的产品均符合国家相关规定。据悉,大陆地区业务占到顶新集团所有销售业务的近九成,如果顶新饲料油事件波及大陆业务,顶新集团将会遭遇重挫。

相关人士担忧,虽然顶新集团表示大幸福贸易公司并非顶新集团大陆油品供应商,但是不排除大幸福贸易公司自己将相关饲料油运往大陆销售。台湾地区爆出 正义公司 使用饲料油生产食用猪油事件后,质检总局发表声明称,经查,2013年以来大陆方面未从台湾进口过食用猪油脂。为防止问题油品流入大陆,保护大陆消费者健康安全,质检总局已暂停台湾 正义公司 其他食用油品进口。国务院台办发言人范丽青也在近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了同样的表述。然而,大幸福贸易已经从事劣质油业务近8年时间,2013年之前是否有问题油流入大陆依旧是个谜。

虽然问题油流向扑朔迷离,但顶新制油公司、正义公司董事长魏应充却已经深陷窘境。据台湾检方的最新消息,台北 地检署 以诈欺、伪造文书、违反 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 等罪名,起诉顶新制油前董事长魏应充、总经理张教华等人。台湾媒体分析称,如果罪名成立,魏应充最重可判30年有期徒刑。此外,受到顶新黑心油事件影响,台湾欲发起大规模问题食品整治活动。21日上午,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江宜桦在接受质询时表示, 行政院食品安全办公室 将于 22日正式运作,并安排 警政署 对台湾进行黑心食品 大扫荡 。

饲料油市场:大公司为何敬而远之

胡军华

日前,台湾顶新集团旗下公司被查出以饲料用油混充食用猪油,危机持续发酵,饲料用油这一冷门市场进入公众视野。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中国大陆每年出栏约7亿头商品猪,每头生猪理论上可以生产5公斤左右的猪油。但是实际上猪油无论是消费者食用,还是用作饲料原料,市场需求并不大,因此大公司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是作为辅助业务运营。

使用正规原料生产的猪油每吨6000元~7000元,在农村地区,还有一部分消费者使用猪油炒菜。但是整体而言,猪油的食用消费量不大,猪油等动物油脂饱和脂肪酸含量相对高于大豆油等植物油,饱和脂肪酸摄入量过高可能会引起动脉管腔狭窄,形成动脉粥样硬化,增加患冠心病的风险。

在食用领域,猪油主要用于烘焙产品的生产,传统的中式酥皮,一般都是用猪油制作,一是因为猪油够香,二是因为猪油的起酥性非常好。

猪油更多用于饲料领域。

浙江东立绿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利明对本报记者表示,母猪在哺乳期间,仔猪在生长时,对能量的需求比较大,除了玉米还要补充一定的脂肪,所以饲料中需要一定的油脂,油脂在饲料中的比例为3%~5%;商品猪育肥期间,对油脂也有一定需求,但数量不多,只占2%~3%。

除了提供能量,冯永辉介绍,饲料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粉尘比较大,掺入一定的油脂,可以降低粉尘,因此饲料中也需要加入油脂。

虽然在饲料中占比不高,但是中国饲料产量全球第一,年产量接近2亿吨,饲料用油的总量仍然不可小视。

为了规范饲料用油的生产,农业部等部门发布了规定进行指导。2012年,农业部发布《饲料原料目录》,其中对动物油脂类产品规定:分割可食用动物组织过程中获得的含脂肪部分,经熬油提炼获得的油脂,原料应来自单一动物种类,新鲜无变质或经冷藏、冷冻保鲜处理;不得使用发生疫病和含禁用物质的动物组织。本产品不得加入游离脂肪酸和其他非食用动物脂肪。产品中总脂肪酸不低于90%,不皂化物不高于2.5%,不溶杂质不高于1%。名称应标明具体的动物种类,如:猪油。

上述规定已经明确指出不得使用地沟油等混合油脂作为饲料用油的原料,但是业内人士说,使用泔水油、病死猪作为饲料用油的情况并没有得到禁止,背后的原因还是利益。像病死猪作为原料,成本极低,与正规猪油每吨6000元~7000元相差悬殊,有极大的利润空间。使用这些非正规原料生产的饲料用油在酸价、重金属残留等指标上很难合格,如果混充食用猪油,更有可能引发癌症。

中国市场每年消费的食用植物油总量约为3000万吨,益海嘉里集团、中粮集团等主要食用油生产企业都没有将动物油脂作为自己的主营业务。屠宰企业由于接近原料市场,是猪油等动物油脂的主要供应方。

双汇集团每年在国内屠宰生猪量约2000万头,是国内最大的屠宰企业,但是每年生产的猪油只有约1万吨,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比例很小。

有关人士解释,生产量少,一个是因为消费者食用猪油的需求不大,即便有,自己在家里就可以熬制猪油,所以双汇选择卖肥膘而不是猪油,肥膘的售价与肉价相同,比猪油更有效益;双汇主要生产的是饲料用油,但是量也不大,主要销售给饲料公司,双汇与这些公司明确约定,只用于饲料,不得作为食用油流入市场。

饲料用油是个啥?

何天骄

10月初,刚刚有旗下公司卷入台湾地沟油事件的顶新集团,又被发现旗下制油公司涉嫌采购动物饲料油掺混到食用油中出售。由于动物饲料油价格远低于食用油,不法商贩不顾动物饲料油可能对人体产生的危害,铤而走险将动物饲料油掺混入食用油。

饲料油就是动物饲料中所添加的油脂,主要混入饲料供牲畜食用,可提高牲畜食用的口感,达到增肉的目的。饲料油的原料是生产动物油、植物油的副产物,以屠宰加工副产品为主,主要包括肠油、下腹肥膘、边角肉等。食品专家董庆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一般来说,动物油的饱和脂肪酸含量高于植物油,对人类健康的负面影响较大。我国在2005版食用动物油脂国家卫生标准中指出动物油脂一般指的是以兽医卫生检验认可的生猪、牛、羊的板油、肉膘、网膜或附着于内脏器官的纯脂肪组织,单一或多种混合炼制成的食用猪油、羊油、牛油。而动物饲料油应符合植物油料卫生标准中对农药残留、重金属、霉菌毒素等限量的要求。

事实上,在我国,动物饲料油原料来源较为混乱,甚至有地沟油混入其中。山东曾破获一起特大地沟油混制饲料油案件,虽然山东地沟油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规定,禁止低品位动物油进入食品行业。相关专家指出,目前动物饲料油依旧面临原料来源复杂、可溯性差、产品质量不稳定等问题,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因此,动物饲料油对动物尚存有一定安全风险,如果被人食用则安全风险更大。

在台湾,猪油属动物性油品,虽可用植物油取代,但不少食品下游业者嫌植物油不够香,不愿改用植物油。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油脂提炼技术进步,厂商生产猪油时小比例混入饲料油,透过脱酸、脱色与脱臭,可达到食用猪油的检测标准。用饲料油混入猪油的现象在台湾存在,大陆食用油以植物油为主,动物油很少,将饲料油掺混入食用油的事件还未曾被发现过。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对比了台湾饲料用油与食用油标准发现,食用油有很多更详尽、更为严格的标准,其中最主要的差别就是在原料,食用油原料必须要由健康的没有病的猪肉熬制,而且不能用某些器官诸如皮、尾部、骨头等熬制,对熬制采用的猪肉部位来源有清晰的界定,饲料用油就没有这么严格的规定限制,此外,饲料用油对重金属检测也没有标准。从危害角度来说,如果只是少量掺入,量就微乎其微,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危害,如果食用过多会产生危害。虽然这个危害是潜在的,并且对身体的危害风险还是很低,但是政府以及消费者对于这个做法必须是零容忍的。

虽然一般而言动物饲料油对人体危害风险较低,但由于动物饲料油存在诸多潜在的危害,并且管控上相对食用油不够严格,长期食用对人可能产生致命的危害。临床毒物科专家颜宗海表示,饲料用油与食用猪油的检验与卫生标准不尽相同,食用猪油若混掺饲料用油,可能有微生物、黄曲霉素、赭曲霉素等危害,甚至可能有重金属或其他未知毒素。尤其若受到黄曲霉素污染,长期食用可能会伤肝、肝硬化,尤其B肝患者会有肝癌风险;若有重金属铅,可能对大脑及周边神经产生神经毒性,甚至伤肾、增加患心血管疾病风险。

大幸福贸易公司是谁?

言嘉宁

近4年台湾从越南进口多达4.3万吨饲料油,顶新、正义及永成等厂商才购买1.6万多吨,有多达近3万吨饲料油流向不明。因为与顶新前总经理、顶新集团油脂业务的负责人常梅峰是长年的业务伙伴,媒体把目光投向了杨振益的越南大幸福贸易公司(下称 越南大幸福公司 )。

根据台媒的报道,越南大幸福公司,位于越南胡志明市福门县新协村。公司成立于2004年,初期有进行榨油制油工作,此后就以购油方式经营出口贸易。根据越南大幸福公司经理吕氏幸向台北驻越南经济文化代表处的陈述,过去3年半,以七分之一和七分之六的比率,出口食用油和饲料油到台湾,总数量分别为600万公斤和4300万公斤,大幸福公司自今年7月以后,不再卖食用油。

越南大幸福公司2004年成立后,曾自行制油2到3年,之后就改收购劣质油品出口。据驻厂保安说,印象所及工厂早就不再生产任何油脂产品,目前厂区内的4个大油槽,只是收购各地的油脂,集中存放和略作处理。

由于越南出口油脂进入台湾必须出示产地证明和公证报告两份重要文件,其中产地证明由商工总会(VCCI)调查和出具,另一份文件是公证报告,由具检验能力的验证公司出具。在越南商工总会的官方网站上有出口公司的名录,记者尚未查到可能的相关公司。而披露的VINACONTROL公证公司在其官网上显示该公司为谷物与饲料贸易协会成员,不过其出具报告的主要项目集中在工业领域,提供的公证报告主要用于明确运输或交割中出现毁损时的责任划分。公司在食品卫生和安全检查一项的说明中显示:按照国家管理部门和客户的要求进行。对于其具体的检测和公证方向尚没有进一步的说明。

目前彰化检方证实,越南大幸福公司除以 食用油 名义供货顶新、正义公司,另以饲料油名义出货给永成等13家饲料厂。检方表示,另12家饲料厂是否比照永成,透过空壳公司、假交易卖饲料油给食用油厂,将是追查重点。

网上买保险

微信医保支付解绑

康乐一生2019怎么样

相关阅读